公主哲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5章 冷宫夺舍(第1页)

苏不秋靠近楚芸,随着越来越近,周围空间的炙热感一点点减弱,直至贴近楚芸身体,炽热之感被一股寒意取而代之。

君奕天伸出双手握住楚芸的柔荑,为她清除体内的火毒。

此刻楚芸身中魅毒,意识迷离,她的身子靠在苏不秋的身上,感受到苏不秋身上的男子气息,她的感觉精神受到剧烈的冲击,眼神变得愈发朦胧。

楚芸早就卸下了男子伪装,她本就有着绝美的容颜,玲珑有致的身材在君奕天怀中挣扎,让他好一阵心乱如麻。

凝神!

君奕天一咬舌尖,继续为楚芸去除火毒。

随着火毒一点点去除,楚芸体内紊乱的气息平静许多,只有极阴之息还在持续爆发。

“师姐,能否以你的极阴玄力将你我二人的阴阳之息渡入他体内。”苏不秋小声问道。

他如今不过炼体境,无法做到玄力外放,只有借楚芸之力。

所幸楚芸此刻还保有最后一丝清醒,她有些虚弱地点点头,抬手将玄力渡向冷宫。

苏不秋自然不可能是在帮助冷宫,他的阳息之中是专为冷宫淬炼出的火毒。

一旁冷宫体内阴阳二息此消彼长,始终无法真正稳定。

无他,只因苏不秋的火毒作祟。

此时冷宫的做法不过是亡羊补牢,他不断地从空间之中吸入阴阳二息。

裹挟着火毒的阳息和楚芸那本就躁动的极阴之息被强行渡入冷宫体内,冷宫体内的阴阳二息剧烈颤动,似要脱去冷宫的控制飞出其体内。

苏不秋见状大喜,更加大了火毒的量。

随着阴阳二息的愈发不稳定,冷宫体表时而赤红,时而布满寒霜,体表冷热交替之下出现大片龟裂,隐隐有爆体之征兆。

苏不秋见此,赶紧祭出自己所有的防御玄器,侧过身子将楚芸掩在自己身下。

龟裂愈发剧烈,冷宫的身体开始逐渐膨胀。

砰!

爆破之声传来,结界所在位置出现金白二色的爆炸光芒。

结界破碎,苏不秋的防御玄器品阶不高,都在爆炸中毁去,所幸堪堪保住了二人性命。

苏不秋的后背衣裳破裂,玄器碎裂的碎片以及飞沙碎石被嵌入其体内,一片狰狞。

楚芸被苏不秋掩护着,并未受到什么伤。

向此前冷宫所在位置看去,地面出现了一个十来米大小,六七米深的大坑,而冷宫的肉身也在爆炸中化为飞灰。

苏不秋嘴角微扬,总算是成功坑死了这魔头。

他底下头看着怀中蜷缩着挣扎的楚芸,正欲将这一好消息告知于她。

突然,苏不秋面上表情僵住,随后变得木讷空洞。

楚芸眼神中闪过一丝担忧,旋即又将最后一丝清明用在对抗魅毒上,她实在快扛不住了。

苏不秋眼前一黑,待感觉到意识清醒,面前所见一片漆黑,这是一个不知大小的漆黑空间,空无一物。

一股强大的威压传来,苏不秋抬首看去,只见一人擎天而立,身子散发青色华光,虚实难定,几乎占据了这空间的三分之一。

那身影低下头来,苏不秋看清那人模样,那身影未着丝缕,身材颇具骨感,面容是一中年男人模样,消瘦的面庞很是阴柔。

“冷宫?”

苏不秋回想起了这令人熟悉且恶心的气息。

“苏不秋,你小子坏了本座辛苦夺来的肉身,本座今日就夺舍了你!”那巨大身影开口道。

热门小说推荐
巫师能采集

巫师能采集

以天才之名,踏上巫师之路。罗克当我展露的才华和实力,永远跟不上底牌的增长,你会明白,这就是所谓的‘大隐隐于市’。位面之间的冲突往往在入侵和被入侵之间。巫师位面,巫师高高在上,被世人所敬畏,他们紧守位面战线,化身为守护者。更多时候,他们化身为邪恶的外魔,入侵其他位面,成为收割者,被生灵所恐惧。巫师能采集凤岭客巫师能采集最新章节巫师能采集全文阅读巫师能采集章节列表巫师能采集txt巫师能采集全文免费阅读巫师能采集在线阅读巫师能采集目录巫师能采集无弹窗WUSHINENGCAIJIWU师能采集...

医判

医判

医生+探案双C冤家在山里养病十年的叶四小姐回家了,所有人都在等她的笑话。才子郭允肯定要退婚了,毕竟叶四小姐蠢丑。叶老太爷要撵她父女,因为不养闲人。叶家虎狼们准备吃了她,解决分家产的孽障。可怎么着,要退婚的求婚了撵人的变黏人的孽障反吃了虎狼了呢?有不服的?一起上!叶四小姐道。沈翼打量叶文初给我治病的神医,是你吧!您有证据吗?没有的话咱们就继续谈生意好吗?叶文初道。...

光头武僧在都市

光头武僧在都市

某论坛主题如果你能拥有一个dnd职业的能力,你愿意选择什么  易秋回复道当然是武僧啊!身体棒,跑得快。自带毒和疾病免疫,赤手就能怼流氓,在种花家这种武器管制而且食物自带化学元素表的情况下简直不能太赞,而且光头作为大佬标志自带威慑3的buff啊  于是易秋就真的成了武僧  这是一个普通地球青年获得武僧能力,没事刷刷副本,偶尔惩恶扬善的故事。  书友群166575132...

周天子

周天子

彼时,西边秦惠王初露锋芒,东边齐威王垂垂老矣,北边赵武灵王横刀跃马,南边楚怀王合纵天下。彼时,天下之言非杨即墨等等,这是哪个文盲说的?亚圣。哦,就是那个遍投简历却终不得志的孟子舆,可真是颇有孔仲尼之风范啊。你是何人?胆敢如此嘴炮我家二圣?不才,张仪是也。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这分明就是我纵横家的时代。小鬼,你又是谁?我只是一名国际关系学的应届毕业生,今日凑巧应聘上周朝世子一职,请问先生,这附近可有槐树?你找槐树作甚?自挂东南枝。...

借寿2

借寿2

你们穿寿衣睡过觉吗?从死人身上脱下来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