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哲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章 暂住(2)(第1页)

听到手机里传出男人的声音,安琅顿了一下。她心里泛起疑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机,确定自己拨的是唐娇娇的号码。于是她皱眉开口:“这是唐娇娇的号码吧?你是谁?”

“我是…她哥哥。”

秦且想起唐娇娇早晨说她是自己的粉丝,唇角不由自主牵出一丝笑痕。

唐娇娇的哥哥?

那不就是乔让君吗?

安琅之前也见过乔让君,毕竟人家可是把乔氏打理得风生水起的一把手。但是现在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温和清淡,无论是声音还是说话的语调,一点也不像乔让君。安琅捏紧手机,只当对方是唐娇娇的朋友,说话也变得不客气起来:“你是谁,也配打听娇娇的事?快把娇娇给我叫过来,我有事跟她说。”

“安女士,您说话还真是不客气。”听到对方命令般的无礼说辞,秦且也不生气。他没告诉对方他是谁,依旧用那副温和的口吻道:“可是在我听来,您似乎是打算让娇娇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你到底去不去把唐娇娇给我叫过来?”

“不好意思,安女士。我似乎并没有义务来帮助您。接不接您的电话是娇娇的选择,擅自接了您的电话,我很抱歉。等娇娇回来,我会转告她,您给她打过电话。”

“你转告有什么用?我现在就要叫她来听电话!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安琅怒骂两声,可无论她说什么对方依旧不紧不慢地回答着她的话,就是不把手机给唐娇娇接电话。安琅磨了半天嘴皮子也没达到目的,顿时产生了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她气得一把将手机扔了出去,手机砸到办公室的玻璃墙上,屏幕和玻璃同时露出了裂痕。

电话那头的秦且听见巨大的响动,唇边笑意加深了几分。他干脆利落地掐了通话,把唐娇娇的手机放回原位,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唐娇娇在厨房里转来转去的背影,淡声和沈简道:“你去查查她的经纪人,看看这个安姐到底有什么猫腻。”

“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找个替罪羊来背黑锅。”沈简撇撇嘴,从佣人手里接过新沏好的乌龙茶,“你心里也清楚,还查什么?”

“她说的那个,白意成和林阮夜入酒店的新闻,我今天也看到了。只不过你夜里带人回家这件事实在是太劲爆了,大家的目光都被你吸引了,自然也没空去管他们。”沈简伸手过来,在秦且的平板上扒拉两下,在热搜框中间部位找到了白意成和林阮夜入酒店那条话题,“这种绯闻,不好澄清的。怎么澄清都会有人乱猜,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人来顶包,把全部责任推给女方,撇干净白意成。粉丝有了要骂的人,自然会把白意成放在弱势的一方,同情白意成。”

“这种祸水东引的做法真是差劲。”秦且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袖子,脸上笑意不变,冷不丁道,“她刚刚说是林阮,你听见了吧?”

“你是想……”

沈简盯着秦且,没等他问出口,唐娇娇忽然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走出来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坐在沙发上的秦且和沈简笑了笑,说:“还有四个菜,稍等一下。”

说罢,她把几副筷子放在桌子上:“你们可以来尝尝这个,我手艺不太好,你们别嫌弃哈。”

她有些忐忑地看了一眼秦且和沈简,转身回到厨房去了。

“……”秦且夹起一块排骨尝了尝,然后又吃了一块作为配菜的青椒,细细咀嚼。

“哎,你该不会是想为这姑娘出头吧?”沈简小声道,“你想怎么办?”

听到他追问,秦且放下筷子,随口答他:“火候不够。”

热门小说推荐
我的财务自由了

我的财务自由了

不想工作,不想社交,连女朋友都没有兴趣谈,我这是怎么了?说来说去,还不是穷惹的祸。打工人楚夏意外开启了金融之眼,从此他能够看来金融市场未来的走势。进入股票市场,一个月本金翻了十倍。进入期货市场,通过超短线,本金一天翻倍。从一穷二白到身家百亿,看着自己账户上的百亿余额,楚夏思考着有钱以后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华山武圣

华山武圣

他是那个武功平平,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时唯一惨死的掌门人鲜于通,也是中土世界和甘道夫把酒言欢的大武导师,更是漫威世界超级英雄和超级罪犯共同敬仰的武圣宗师,其实他只是想要长生,想要揭开谜团...

兽世重生捡个兽人当老公

兽世重生捡个兽人当老公

毛绒控夜离重生兽世后捡了一只大脑斧当宠物,每天撸大猫吸大猫快活似神仙,自此走向人生巅峰,直到有一天大脑斧变成了大美男。卑贱的人类,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大脑斧傲娇又冷酷。后来老婆,要不要撸毛毛大美男变换了兽形,软乎乎的肉垫搭在她手上。不撸,扎手。大脑斧不含糊,身子一歪在地上打个滚,露出毛茸茸的肚皮。...

重生之归位

重生之归位

当年两家婴儿错抱,琼娘崔家商户女错位成了柳家官宦千金,奈何昏头要强,用力过猛,落得孑然一身的凄惨下场。这一次重活,她索性大方起来女配你好!什么?你喜欢我金贵的官宦嫡女身份?痛快换去!想要我冠盖京华的才女名气?不用客气!喜欢我那前途大好的倜傥夫君?请解衣慢用!什么还想要塞给我你前世侍奉的那位阴狠毒辣的造反王爷?嗯您真的不用这么客气短介绍古代版学痞权二代追求学霸校花的打脸情路...

晏少的第25根肋骨

晏少的第25根肋骨

简离汐,你为何一直在重读高三?在等他回来,我们说好一起考C大。假如他不回来了呢?一直等。那假如他和其他女生在一起了呢?简离汐想了想,认真地回答名草虽有主,锄头更无情,只要锄头挥得好,城墙都能撬!简离汐,从小娘不亲爹不疼,形影单只,视死如命。遇见骆晏归之后,她才渴望长命百岁。骆晏归,打断肋骨不喊一声疼的人。遇见简离汐之后,他才明白她是他的第25根肋骨,也是他唯一的软肋。...